您的位置: 沙坪坝首页>> 读书
北京:城与年
2017年 12月 11日 11:49:34  来源: 新浪读书 编辑: lc
分享到:

  内容简介

  《北京:城与年》是在北京胡同长大的作家宁肯,对这座城市半个多世纪变迁的沧桑回忆。作者生于1950年代末,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是在那个特殊年代中度过;青年时代又恰值改革开放,百废俱兴……这样的时间跨度,使得本书涉及的多种历史文化事件和时间空间节点,打上了鲜明的地域和时代烙印,加之作者视角的独特——不乏小说家对城市风物的冷静观察、对亲友人物命运的探究思索,记忆的丰富,文笔的生动与思辨兼备,使得作品杂糅了多种魅力。书中穿插着摄影家陈惜惜多幅黑白作品:北京的市井风貌,老人儿童,高楼大厦与断壁残垣,都以黑白光影呈现,静谧中隐约着喧响,怀旧中蕴含着温馨,与宁肯的文字两厢呼应,构成了更加丰富的张力与空间。

  作者简介

  宁肯1959年生于北京,198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二分院中文系,八十年代写诗,大学期间在《萌芽》发表诗歌处女作《积雪之梦》。1984年至1986年在西藏生活工作,“新散文”代表作家,代表作为西藏长篇散文《沉默的彼岸》。1998年开始长篇小说写作,现已出版《蒙面之城》《沉默之门》《环形山》《天·藏》《三个三重奏》。另有中短篇小说集《词与物》《维格拉姆》,散文集《说吧,西藏》《思想的烟斗》。获第二届、第四届老舍文学奖长篇小说奖、首届施耐庵文学奖,第四届《人民文学》长篇小说双年奖,第七届北京文学艺术奖,首届香港“红楼梦奖”推荐奖,《当代》2001年文学拉力赛总冠军,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首届美国纽曼文学奖提名。

  章节试读

  照相馆

  现在的琉璃厂,是八十年代初改造后的样子,以前没有现在这样的砖木二层小楼,就是一些老平房。以前店里大多也没有柜台、收款台,一进门四壁书架,或文房四宝,物品附有标签,上面写着品名和价目。里间屋的临窗,通常有一张榆木擦漆的八仙桌,桌两旁是太师椅,壁间悬挂着对联。

  琉璃厂书肆的形成与明代迁都有关,至今已有七百年历史。永乐年间科举制度重心移往北京,外省学子竞相进京赶考,至嘉靖三十二年修建外城后,琉璃厂圈在城内,而定居在此的官宦拥有大量图书古董,赶考的举子们纷纷前来或求借书籍或欣赏古玩,书籍与文房四宝的买卖亦随之兴盛。到清初北京实行“满汉分城居住”,汉人只准居住在南城,于是推动了南城文化兴盛,迷恋琉璃厂文化氛围的文人墨客和当时的汉族官员多择居于此,有眼界的各地书商便纷纷在这里设摊、建室,出售藏书。到康熙十八年,北京的书市和古董市场大多迁到了琉璃厂。生活与文化杂糅,市井与百业俱兴,尽管也经历了各样兴衰,历史风貌一直并无大的变化,直到改造成一条所谓的琉璃厂文化街。

  上世纪八十年代,琉璃厂没有修旧如旧,而是推倒重来,驱逐了“文化”中的“生活”设施——银行、照相馆、饭馆、理发店、菜店、食品店、修车铺,统统消失,连续建成了现在砖木仿古二层小楼,倒是很像一条想象中的宋代古街。然而殊不知古街是“生活”出来的,不是“建”出来的。文化是杂生,繁衍而成,没了生活,规划出的“文化”死气沉沉。现在琉璃厂为什么衰落,死气沉沉,皆因荣宝斋、汲古阁、戴月轩、萃文阁、槐荫山房是市场,不再是生活,是道具,而非文化,游客与街互为道具,所谓古街,似是而非。不是不许变,别把生活的底蕴变没了。现在别说游人,就是我,走在这条仿古街上,都感觉自己是这街的道具。

  当然了,似是而非,没人知道以前怎样也罢了,有时时间长了假也构成了时间、历史、真实,很多时候我们的历史不就是这样构成的吗?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琉璃厂不真实?只是我还尚未走出历史,知道小时琉璃厂至少建筑上的风貌,总想去一下小时去过的中国人民银行,存一块钱开一个折子,或去一下副食店、百货店买几支烟,一盒烟,买点曲别针,理个发,吃一盘炒疙瘩、素炒饼,照个相。说起照相馆,琉璃厂可是有些故事,某种意义上中国的电影便诞生在琉璃厂一家照相馆。一个研究北京文化的学者告诉我,当年这家照相馆名叫“丰泰照相馆”,老板叫任庆泰。同治九年,任庆泰在奉天一家照相馆中当伙计,后到了上海,在一家照相馆做镜框活儿。

  老学者告诉我,这家照相馆是个法兰西人开的,任庆泰在那儿偷学了一些照相技术,那时他还没想到不久将会成为中国电影第一人,会拍摄中国第一部电影。想不到中国第一部电影不是诞生在上海而是在北京,是琉璃厂,我非常惊讶。琉璃厂太有趣了。同治十三年任庆泰到日本深造照相业务,到了光绪十八年(1892)回国,在琉璃厂开办了自己的照相馆,有技师、学徒十余人,兼营照相器材。到1905年,老学者说,世界电影已开始了十年,中国人也已有了近十年的观影经验,无论卢米埃尔的纪实短片还是爱迪生的新闻、滑稽纪录片,布莱顿学派的社会片,以及梅里爱所强调的戏剧式电影,任庆泰都看到了。任庆泰是一个技术派商人,除琉璃厂的照相馆,还经营着大栅栏的“大观楼”,放映的也都是舶来品。观影日久,任庆泰深感“所映影片,尺寸甚短”。任庆泰决定自己拍片。经过一番筹划,在一个阳光如镜的午后,任庆泰用一架法国制的手摇木壳摄影机,在琉璃厂一个露天空地上,请来了当时的京剧大师谭鑫培现场表演,他来拍摄。谭鑫培表演的是代表作《定军山》,电影虽然无声也没锣鼓点配合,且只有短短几分钟时间,但是就这短短几分钟的影片在大观楼放映时引起轰动,一时万人空巷。

  在《定军山》的拍摄中,任庆泰策划、指挥了整个拍片过程,包括演员和机位的摆布,尽管中国当时还远未出现“导演”称谓,对导演工作的职能也全不了解,但事实上任庆泰在拍片活动中所充任的角色可以说是中国的第一位导演。而从电影史上来看,任庆泰选择谭鑫培表演这样一个看似偶然的决定,实际上也代表了中国电影的兴起,且一兴起就汇入了当时的创意与实验的世界电影主流。差不多要到四年之后,中国民族电影才在上海兴起,因此,有学者说任庆泰也被称为中国电影之父、中国电影第一人。

  如果遥想当年,当时也建所谓文化一条街,也只允许书画文玩,不让有别的如生活的存在,比如照相馆,那么琉璃厂还能诞生偶然的(也是必然的)中国第一部电影吗?琉璃厂有文化,但不一定排他,排他的结果会缺少自然的活力与偶然性。近年还听说过琉璃厂有什么活力吗?它活在模糊不清的“历史”中、具体的买卖中,许多年了,就是这样。

推荐新闻
·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 加快建设对外开放高地·王越调研中央环保督察自查问题整改工作
·王越陈金山调研民生实事和社区综合改造项目进展情况·王越主持召开十二届区委第28次常委会议
·直播:中央宣讲团报告会在渝举行·中国共产党重庆市沙坪坝区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召开
·区委常委会召开会议 研究安排我区民生实事工作 王越主持并讲话·王越作专题宣讲 确保党的十九大精神在沙坪坝生根开花结果
·王越到区环保局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王越主持召开区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
·党的十九届一中全会产生中央领导机构·沙坪坝区社会各界热议党的十九大报告
 
重庆新闻   更多
图解丨重庆农民朋友的身份要变 ...
【领航新征程】“故事大王”宣 ...
【领航新征程】一次特殊的现场 ...
【领航新征程】重庆出台《指导 ...
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举行专题学 ...
【领航新征程】十九大代表熊尚 ...
【领航新征程】把十九大精神落 ...
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 研究我市近...
“当”一次非遗传承人,看重庆 ...
主流媒体看沙区   更多
沙坪坝区“六进”文艺宣传队走 ...
重大虎溪校区:梧桐叶飘飞 成 ...
沙坪坝区着力实现“精准化”办 ...
重庆市西部街镇乒乓球邀请赛在 ...
沙坪坝 在自然的怀抱里“绿色 ...
党的十九大精神进校园活动在南 ...
一心一意为居民着想 做社区群众...
沙坪坝:土湾街道金沙社区有了 ...
十九大精神“进校园”宣讲分队 ...
西永一小举行第二十二届跳绳运 ...
图片新闻   更多